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王冬雷吴长江隔空对战 雷士照明公司治理灯下黑

2018-12-07 21:38:58
王冬雷吴长江隔空对战 雷士照明公司治理灯下黑 发布时间:2014-08-12 07:20:22来源:中国经济网作者:贺 骏 李金明责任编辑:孔彬彬 8月11日下午,王冬雷和吴长江几乎同一时间分别在北京和重庆召开发布会,向媒体大倒苦水 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与原CEO吴长江,在8月8日因抢夺公章发生激烈肢体冲突之后,于昨日公开“诉苦”,向公众“拉票”。 8月11日下午,王冬雷与吴长江分别在北京和重庆召开发布会,诉说自己的“苦处”,痛斥对方的“不是”。 也许是刚刚经历过血的教训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发现,在北京和重庆两地的发布会会场外,均有不少便衣保安来回走动,俨然两方均加强了安保。 由于双方发布会几乎是同步召开,因此,在记者们的“传话”下,王冬雷与吴长江也是屡屡针对同一问题,你有来言我有去语。在这种方式下,双方彼此的积怨越曝越多,而在旁人看来,也越来越难以分清孰是孰非。 到底谁搭救了谁 2012年年底,就在吴长江与赛富亚洲阎焱闹的不可开交之际,吴长江通过引入王冬雷旗下德豪润达的资本,终重新坐回了CEO的职位。因此,王冬雷一直被外界视为吴长江的盟友,以制衡阎焱等资方。 如今,从盟友变成死敌的两人开始翻前账,当初到底是谁帮了谁。 在王冬雷看来,自己是吴长江的大恩人,“我用4亿港元溢价的价格,从抵押银行手中接手他即将被收购的股票,使他免于破产,同时增发1.3亿股德豪润达股票给他,使他实现账面盈利”。 而在吴长江看来,自己则是挽救了王冬雷,“王冬雷说2012年是他救了我,实际上,2012年他要不和我合作,他就崩盘了,这是后来他们的一个高管告诉我的。在确定和我合作之后,他给他妈妈打电话说‘我们有救了,我们有希望了’,这是他的原话”。 在商言商,尽管两人都认为自己才是对方的救星,但有一点双方是一致认可的,即德豪润达与雷士照明有非常好的互补性,双方如果合作,都会更加大赚。王冬雷亦表示,正是看上了这一点,才会没在意吴长江与阎焱的矛盾,“我之前不认识吴长江,但他与阎焱闹得不可开交我是知道的,他向我做了很多解释我当时相信了他。当时合作的时候,只是考虑两家公司在商业上的极强的互补性,在商业模型设计上,我和吴长江进行了高度的利益捆绑,在正常商业逻辑下,我认为是不会出问题的。” “当时引入德豪是朋友介绍,但是我也看好行业的机会,我考察了工厂、了解了情况,德豪做出了有技术含量的产品,但是它没有渠道和品牌,但雷士有这方面优势,如果好好合作,一定能够借助LED行业转型做到全球前三。”吴长江表示。 到底谁插手了谁 除了在“恋爱”期间“谁帮谁”上莫衷一是之外,双方在“婚后”的主导权上,也是积怨颇深。 吴长江认为,王冬雷对雷士照明插手的过多,“王冬雷很多事情不跟我商量,这是我非常不高兴不开心的。他不断插手我们的考核,插手人事安排,插手财务制度,修改权限,让我没办法正常经营下去。我不断忍让,容忍”。 而王冬雷则表示,自己从来就没有插过手,甚至称的上是不管不问。“在‘里子’上,通过入股及增发,我让吴长江赚了6亿元,在‘面子’上,我用我的投票权,把他送进董事会,让他重新当上CEO。在此之前,作为董事长的我,从未参加也从未召开过任何高管会议,一直在后台支持他的工作,让他做雷士老大。”王冬雷表示,“我现在深刻的后悔,我对内部事务管理的太少了,太相信他了”。 不过,对于给“面子”一事,吴长江认为,那是因为当初双方签过一份秘密协议,在双方约定的权利义务中,规定了保证他在董事会位置。换言之,吴长江进入董事会并担任CEO是双方有约在先,而非王冬雷的“恩赐”。 对此,王冬雷表示:“、我们之前是有过君子约定,这个约定主要是对双方各自上市公司的工作相互支持,但是有一个明确的前提条件,不能损害上市公司股东利益,这是明确的前提条件;第二、这个协议的有效期是一年。” 而吴长江则表示,“协议随时可以公布,我们的协议没有时间期限,没有一年的时间期限”。 到底谁操守低 除了公司治理层面掰扯不清外,双方还彼此指责对方的个人操守。 “德豪的经营不好,一些费用要拿到雷士报销,不是几十万、几百万元,是几千万元,我们管理层不同意,这也让他怀恨在心。”吴长江表示。 对此,王冬雷反问道:“我在雷士根本没有签字报销权,我没在雷士报过一分钱。一个帮别人挣6个亿的人,还会报销几万元、几十万元钱吗?我会为几千、几万、几百万元钱,去跟某个人闹翻吗?可能吗?又有什么花费可以是几百万元、几千万元呢?” 除了“婚前”、“婚后”的积怨之外,在王冬雷看来,此次罢免吴长江,还因为他是个欠下巨额赌债的赌徒。而根据《公司法》规定,个人所负数额较大的债务到期未清偿的,不得担任公司董事、监事、高级管理人员。 为了印证自己此言不虚,王冬雷还现场播放了一段录音片段。在录音中,两个男声一问一答,其中一个男声承认自己欠了3亿元、4亿元的赌债,现在每个月仅利息就要还1000万元。对于为何想起对谈话进行录音,王冬雷表示:“7月18日,吴长江在我办公室当面承认他有4亿元的赌债,而且是非法赌博的赌债,每月利息超过1000万元,而且已经4个月没有支付利息了,天天被人追着跑,当时吴长江带众人来公司,公司保安部非常警觉,启动了安保录音录像设备。” 不过,由于播放的录音片段时间很短,背景也较嘈杂,因此有现场记者希望能把录音片段播放的更长一些。对此,王冬雷表示了拒绝,称“不能把太多的人牵扯进来”。 此外,在究竟是谁在掏空上市公司、非正常关联交易等问题,双方也是各执一词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雷士照明的日常生产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,双方“恋爱”时对未来的憧憬已经荡然无存。 有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对《证券日报》指出:“从目前双方激烈对峙的情况来看,双方想依靠‘讲理’而让对方让步,短期内几无可能。目前合适、快的解决方式,是监管部门、法律部门介入,毕竟上述双方争执的焦点,很多已经涉及到刑事范畴,尤其是4亿元不明赌债,也需要给公众一个说法。” 不过,据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观察,尽管双方在发布会上剑拔弩张,均认为对方亵渎了法律,但也均未表示会将对方诉诸法律。 钢质防火门价格
手提袋印刷厂家
弧形铝方通
尼龙网厂家
长沙工地洗车平台
转让吸粪车厂家
小孩总是咳嗽怎么办
治疗宝宝咳嗽
宝宝咳嗽吃什么药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