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法律

石马河的监管需要深圳、东莞、惠州联手

2018-11-07 10:39:15
石马河的监管需要深圳、东莞、惠州联手 东莞石马河水生态修复正在推动 文/图记者秦小辉 档案 石马河,源于深圳市宝安区,长88公里,流域面积1249平方公里。

樟木头附近河中有形似马的大石,故名。

上世纪60年代,为解决香港水荒,一批来自东莞、惠州、深圳等地的河工让石马河改道东移,并且兴建东深供水工程,从东江引水经八个提水泵站,途经东莞64公里后供给香港。

此后石马河一度被称之为“东深河”,河水流向也变成自北向南的逆流。

1998年之前,石马河是供应香港的东深供水工程的源水。

后来,因为水质污染严重,广东省政府另建一条全长83公里封闭管道供水香港。

人与河 小时候“夕阳撒网”,而今却是“吐沫乌龙”。

在石马河桥头段,羊城晚报记者循着绿中泛黑的河水,走过纵横交错的截污暗流,来到石马河东江入口处,碰巧结识了出门散步的邵碧任。

邵碧任说,他记事时起,石马河原本就在村后山的山脚下,环绕邵岗头老村而过。

在石马河东江入口的东侧,邵碧任指着垒起高过路面的石头告诉记者,小时候,石马河没改道前,他就在这些石头筑就的东江堤上扎猛子。

邵碧任说,那时石马河的水清澈洁净,村里人遇到水井干涸就直接挑石马河水饮用。

每天夕阳西下,余辉凌波时,村里的渔民便开始撒网打鱼,或是贩卖,或是自给,有时候渔民还可以打到几十斤的大鱼,味道鲜美,至今回想起仍滋味无穷。

至90年代,石马河日接纳污水达至约260万吨极限,水质告急。

在21世纪年,邵碧任痛心疾首,写下《石马河绝唱》诗五首以示记录和希望。

其中第四首《痛》中这样写道:莞地大兴制造城,急功近利亮红灯,夕阳撒网成幻影,吐沫乌龙令人憎。

邵碧任说,那时,石马河水黑中带蓝,成为名副其实的一条“乌龙江”。

变迁 进行时 “夕阳撒网成幻影,吐沫乌龙使人憎。

”这是东莞桥头镇邵岗头村老书法家邵碧任12年对流经家门前的石马河的描写。

如今,石马河是不是有所改善呢?近日记者走访石马河东江入口段,看到河两岸堤坝已就,河边沙土上也披上了葱绿的植被。

6月12日,东莞市水务局回应记者称,石马河各段整治方案有的已经获批,有地段完工9成,但因程序和征地补偿等问题,还有多项整治项目进度推迟。

曾供港后被弃用 6月11日,记者在石马河桥头段访问看到,石马河由南向北在东江入口段已筑就高大宽阔的堤坝,与浅小的河面构成鲜明对比。

堤坝内侧的河泥上披上青草,部分宽阔地还种上了树苗。

部的河水在拦污的橡胶坝的截流下,水势并不湍急。

在河边游玩的新莞人小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