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体育

东莞市长不敢打包票没有涉黄发现1单查1单

2018-10-31 14:11:47

东莞市长:不敢打包票没有涉黄 发现1单查1单

央视《1+1》2014年4月8日播出的《袁宝成:东莞之问!》节目中,东莞市长袁宝成谈到色情行业是否会死灰复燃时这样说:“我们是能够做到,就是说发现一单查处一单,你让我今天给你打包票说,永远不可能发生,一单都不可能,实事求是讲,我今天还不敢说这个话。”以下为文字实录:

(节目导视)

解说:

今年两会,他被无数围堵,但却一言不发。

袁宝成东莞市长:

我在北京被媒体“嘿嘿”了一下。

解说:

东莞扫黄之后,市长袁宝成接受我们的专访。

袁宝成:

你让我今天给你打包票说,永远不可能发生一单,一单都不可能,实事求是讲,我今天还不敢说这个话。

解说:

经济要增长,百姓要生活,城市要形象。

袁宝成:

我作为一个市长,如果没有压力是不正常的。

解说:

扫黄到底给东莞带来的影响有多大,《1+1》白岩松专访东莞市长袁宝成。

白岩松:

您好观众朋友,欢迎收看录播的《1+1》。在季度,如果说中国人关注的城市的话,广东的东莞一定可以排的非常靠前。今天我就在东莞,要采访东莞市的市长,不过咱们还是要从之前的关注开始说起。[1][2][3][4][5]下一页解说:

今年2月,一系列关于东莞部分酒店的报道,让东莞这座城市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。3月的全国两会,东莞市市长袁宝成也成为了们争相采访的对象。闪光灯下,面对们一个又一个问题,市长袁宝成一直面带笑容,而这样的笑容,也被们描绘成以“嘿嘿”做答,于是东莞市长就被一些媒体称为“嘿嘿市长”。尽管事后袁宝成回应说,自己当时并没有嘿嘿,而是被“嘿”的,但是在当时面对“涉黄问题怎么样了”?“东莞失业情况严重吗”?“东莞经济能不能达到保九的预期目标”等们关心的问题,袁宝成的确没有给出明确答案。

白岩松:

两会期间的时候,很多围追堵截您,然后有了“嘿嘿市长”,其实你当时没有“嘿嘿”,你说的是电梯怎么这么慢,当时不太愿意说,为什么现在可以说了,你是怎么走出来的?

袁宝成东莞市市长:

坦率讲,我是没思想准备,因为我本来以为这个事件,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,我们也已经严厉打击了,以为这个事情会有关注,但是不会有那么大的关注度。第二,有些案件,犯罪分子还在追捕当中,我讲太多的话,对案件侦破可能会有一些影响。同时,又确实在一种特定场合的问题,有一些问题可能是容易让人产生歧异的。

白岩松:

不一定有准确的数据,但是你应该心里大致有数,一季度东莞的经济到底有没有受扫黄的影响?

袁宝成:

我觉得这个问题可能是,全国很多同志都关心这个问题,我今天下午才把有一些大的数字,才刚刚拿到手,那么应该说,大家确实说特别担心涉黄事件以后,对东莞的经济会带来很大的冲击,其实我一直有一个基本的观念,涉黄事件对东莞经济的总体冲击是不大的,特别是统计的角度。但是客观上,对于东莞的间接的影响,我认为是存在的,不可能一点也没有,你总要消费吧,酒店总要经营吧,肯定会有影响。到现在为止统计口径出来的数字,基本上可以说吻合我现在刚才前面那个判断,关键我们现在有几个特别好的数字是工业用电,工业用电我们整个3月份的工业用电。增长了十三点几,超过我自己的预料,我们本月的出口,据海关的一个初步统计,具体数字现在还没有完全公布,但是也是令我想不到的理想。

解说:

城市的经济,背后是市民的生活,东莞的经济发展动力从何而来?就在被媒体曝光部分酒店涉黄之后,有媒体还报道了这样一组数据。2013年,东莞市GDP上升至5500亿,而在东莞的GDP中,包括了整个地下色情产业和其直接、间接相关联的行业,据估算有500亿元左右。这样一个数据,随后被很多媒体转载和讨论,我们的疑问是,这500亿的数据,到底是不是真的?

白岩松:

我也看到了有媒体在报道,用这样的一个数据,在2013年的时候东莞的GDP是5500亿,他说涉及到与色情有关行业的整个链条也许接近500亿,您怎么看待这个数字?

袁宝成:

说实话这个数字我也非常关注,因为我自己看到这个数字以后,我自己早早地了解过,我说你们统计局给我统计的有那么多吗,他们统计局同志也讲,他们说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统计过,所以这个数字说不出来,但是我觉得,任何国家也好,城市也好,可能叫做灰色产业、地下产业,客观上可能存在这个数字,但是政府实事求是讲,我们真没去统计过这个数字,但是我们有一个酒店娱乐业,以及桑拿按摩业等等,就是我们有个统计口径是整体在东莞的经济总量是占到1.5%,就是83亿。那83亿什么概念呢,就是说这83亿并不是全部都是用来搞黄赌毒的,大家算得出来,这个产业本身比例不大。

白岩松:

我听了一个小细节说很有意思,今年说东莞其实经济发展的压力反而更大,为什么呢,这里有这样的一个联想,如果你要发展得不是很好的话,别人就会说,你看你看色情业一打,你受的影响很大吧,只有发展得甚至比以前更好,才可能改变人的这种想法,你有这种压力没有?

袁宝成:

实事求是讲,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市长,如果没有压力是不正常的,但是我的经济发展有它的规律,并不是说我们领导人头脑一发热,我们喊一声发展就发展了,我们基本的判断,为什么我就说我对我们经济发展有信心,就是因为那么多年的经济积累,特别我们这几年的转型升级调整的基础,我认为有基础了,为什么我说我不愁今年的经济发展总体情况,我还是有点底气的。我们光今年的重大项目156个,东莞的出口依存度,173%的出口依存度。今年我感觉到,西方经济好像开始回了一点了,东方中央政府对经济的7%到7.5%这个区间是基本保住的,这两个基本数字在,我的信心也在,当然如果前面东西方两个数字都往下走,我是神仙,我觉得我也管不住。前一页[1][2][3][4][5][6]下一页解说:

珊美路,曾经是东莞市厚街镇繁华的一条街道,如今却人群稀少,很多小店都贴出了“店铺转让”的字条。

小吃店老板:

人越来越少了。

你觉得每天比以前少多少?您以前的时候是什么状况?

小吃店老板:

以前都是满的。

空了三分之一,那以前呢,以前没有空的?

租客:

以前都是满的,以前空的话只空几间房。

化妆店老板:

(以前)都排队化妆,都化不过来,不过现在都没什么人了。

那有没有想过说不定过段时间又好了呢?

化妆店老板:

别人是这样说。前一页[1][2][3][4][5][6]下一页解说:

商户们还在依稀期盼着珊美路能恢复到以前的繁华,但实现它的方式,应该不是扫黄风暴过后的死灰复燃。眼下的东莞被媒体曝光的酒店有的完全停业,有的关掉了有问题的部门,而除此之外,东莞仍在开展为期三个月的扫黄专项活动,各市县公安局一把手亲自挂帅,深挖保护伞,严查失职、渎职人员,广东省公安厅也派出暗访组,采取异地用警方式,确保这场行动能长期而有效。

白岩松:

我们现在回头去复盘这件事情,为什么会显得被动呢?是在媒体曝光之后,我们去做大规模的这样一个清除的行动,如果要更主动呢?

袁宝成:

我近也一直在想,这个事情我都是在想,为什么要在东莞发生呢?我觉得有一点我们也承认错误,就是说东莞涉黄的违法行为确实存在,这个是不要去抵赖,也不要去辩解的事情,但是坦率讲的话,那么厉害,或者说像电视上报道得那么多,连我们确实也没想到,应该说东莞自身要研究自己的不足,首先要承认自己工作的不足,真的要值得我们反思。

白岩松:

但总结很多的不足当中,是否其中也会有一点也进入过你们的思考当中,就是是否也存在着有的时候睁只眼闭只眼的情况?

袁宝成:

我觉得从党委政府的态度当中,我自己觉得应该是没有,这是一个判断。但是,你说在基层的干部群众当中,包括有一部分干部群众当中,这个问题存不存在呢,我觉得客观上是存在的。但是你说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,我不同意。

白岩松:

很多人在议论,您肯定也听到过这样的声音,这次会多长呢?因为之前东莞也一次又一次地曾经打过,但是可能一个月、两个月,但是慢慢又会出现加引号的“死灰复燃”,这次会吗?

袁宝成:

实事求是讲,我现在回答的,起码我们设计的目标,我们是不会,我也在上看到帖,甚至有很多人开玩笑说,等熬到三个月,三个月以后再去吧。但是我们的态度这次非常明朗的,三个月只不过是对央视曝光以后对这个违法行为一个整体的,某种角度一个阶段性的一种严厉打击,但是长远来讲,甚至三个月以后,可能我们采取的措施会更加令人意想不到的措施。基本上我可以判断,我们是能够做到,就是说发现一单查处一单,你让我今天给你打包票说,永远不可能发生,一单都不可能,实事求是讲,我今天还不敢说这个话。

白岩松:

我注意到,3月份的时候,你在接受采访的时候,用了8个字,叫之后怎么办呢,前四个字叫刮骨疗毒,后四个字叫依法来治理,怎么来理解这八个字呢?

袁宝成:

对,既然“毒瘤”,肯定要刮骨疗毒,把毒瘤刮干净,上了药以后,把它好好地,把伤口治好它,这是我想首先要做的一件事情。我觉得如果再发生类似的重大的涉黄违法行为,我们觉得我们是有愧的,我们也对不起东莞人民,也对不起上级党委领导。从这个方面来讲,我们觉得刮骨疗毒是我们真正采取的措施。像我们市委书记徐建华同志提出来两个“一律”,什么叫两个一律,凡是发生了重大的涉黄违法行为,被曝光以后,我们的镇委书记,我们的派出所长、公安分局局长、社区的支部书记,一律就地免职,免职以后再查处。还有一个“一律”就是,凡是我们党政机关工作人员,有发现有参与涉黄违法行为的,我们也开始一律先免职再调查。

白岩松:

这是头四个字,刮骨疗毒,但后四个字呢,这个依法来治理,恰恰您大学的时候学的是法律。

袁宝成:

我相信一般人可能以为严厉打击就是打击就行了,但是又能说打击可以,也是依法来打击,关键是还要依法建立长效机制。所以这种情况下,我们认为就是现在涉黄违法行为,首先还是要打击组织者、利益保护者、利益有关者,对于涉黄的其他参与人员,当然也要打击,情节严重的也得处理,但是我们认为也得考虑审判也好,处理也好,教育也好,应该是多种手段,达到一个综合治理的效果吧。前一页[1][2][3][4][5][6]下一页东莞城市形象宣传片片段:

不经意间,我已经爱上这里。东莞,每天绽放新精彩。

解说:

“每天绽放新精彩”,在东莞扫黄风暴后,很多人注意到,一则包含篮球球文化,虎门炮台等东莞元素的城市形象宣传片,开始在广州南站等多个全国影院高铁站及电影院线放映。于是媒体纷纷猜测,是在借此消除扫黄风暴,给市带来的负面影响,为自己正名。

白岩松:

就在出现了曝光这个和开始严打之后,恰恰大家也注意到了,不管是从高铁上,还有很多城市里都看到东莞了城市的形象宣传片,好多人就在上议论了,这是不是东莞的一种公关行为,但是我们注意到,其实拍一个广告片不会那么快的,这背后是什么样的故事,是不是有那种赶紧要播这个宣传片的想法?

袁宝成:

其实这个宣传片是一年多前就开始播了,里面没有当官的,也没有干部,都是来自全球的人,还有老外,全国这些的人对东来莞的一些感悟,我觉得联系起来也是正常的,但是反过来我们认为,起码我们的初衷从没把这两件事联系过,我们本身就希望把这个城市精彩的一面展现给全国人民,乃至全球的各行各业的人民,从这个考虑所以才做这件事情。

白岩松:

其实现在东莞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,不仅仅是内部的发展,还有一个外部的形象问题。可能你会觉得委屈,我看接受采访的时候你也在说,东莞不要给去加什么称号,东莞就是东莞,讲了它很多优点,但是现在对于中国其它很多的地方,一说到东莞,有很多人会暧昧的一笑,这种联想其实就是一种需要重建的形象,您怎么面对它?

袁宝成:

面对、接受、处理、放下,我到今天为止,我还是觉得这八个字就可以回答这个问题。首先就是确实东莞这个形象已经出去了,不管我们委不委屈,承不承认,你不面对不可能,人家在你面前站着,你能不面对吗?所以第二个就是要接受它,所谓的接受并不是说我个人不是接受这个称号本身,就是我们要接受已经被全国的一部分人,包括误会的也好,包括有意见的也好,包括甚至骂东莞的也好,大家已经是这个形象了,我们要接受这种,但还要处是理它。我前面讲了,其实东莞是有1700年历史的一个城市,那么悠久的文化,很多的人物,自身有很多方面的好的东西,包括经济、社会,包括的文明、个人,很多很多,当对东莞的误会,远远大于我们正面形象的时候,我们必须要处理好它,处理好它靠什么呢,我觉得首先把经济发展搞好。经济上去了,当然第二,把精神文明建设好。第三,还是要把社会发展搞好,还是要通过我们的努力,让大家逐渐地重新对这个城市有一个新的认识,新的理解。

白岩松:

一句话是放下它,其实更难,这个放下它该是谁呢,在你心目当中,是东莞人把它放下了还是,我们也都能够放下?

袁宝成:

首先作为我们自身来讲,我卸掉这个包袱,更好地轻装上阵,把工作做好,但同时,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,本身时间是一剂改变一切的的良药,只要我们工作努力了,我刚才讲只要我们把社会精神文明抓好了,自然而然一个城市会有一些新的变化,自然而然,包括全国人民在内的人,都会在一定时候的把这个形象放下掉,如果我们还是工作不好,还是像以前那么猖獗,我相信谁也不会放下它,或者谁也不会放过你。前一页[1][2][3][4][5][6]下一页

直销软件开发
手机捕鱼下载
阻燃PC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